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一夫当官》

未知 2019-01-01 15:32

半夜时分,熟睡中的陆涛突然被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惊醒。迷迷糊糊中,他习惯性地将双手往两边摊开,想翻个身再睡,突然感觉到右手触到了一团高耸绵软的东西,心里霍然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右掌便被一双柔软的小手牢牢地捉住,耳边也传来了一声温柔的轻斥:"陆涛,你干嘛呀!"

陆涛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这才记起自己今晚不是一个人睡,旁边还躺着女同学陈珮呢!

于是,他赶紧将身子往里面移了一下,满怀歉意地说:"珮珮,对不起!我刚刚被那个炸雷惊醒,迷迷糊糊中摊开了手,却忘记你睡在身边了,确实不是故意的。"

陈珮不做声,在黑暗中睁大澄澈明亮的眼睛,怔怔地盯着不时被闪电照亮的天花板,良久,才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问:"陆涛,在你的心目中,我一直就是一个好朋友、好姐姐,对吗?你尊重我、亲近我,但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爱过我,对不对?"

陆涛反问道:"珮珮,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陈珮沉默了片刻,幽幽地说:"你知道吗?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我一直都没有睡着。而你头一挨着枕头就进入了梦乡,还甜畅地打起了呼噜,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根本就没把我当女性看,也许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你一个哥们或者异性闺蜜,对不对?"

陆涛有点尴尬地轻轻咳嗽了一声,半晌都没有答话。

其实,陈珮刚刚这番幽怨的话语,是有一定根据的:从大学二年级开始,陆涛就明显感觉到陈珮很喜欢自己,但他当时已经跟陈珮的室友兼闺蜜杨晓婷确立了恋爱关系,而且对陈珮也确实没有动心的感觉,所以两个人虽然关系很好,但一直都避免谈及感情方面的问题。在整个大学期间,陈珮也一直都没有明确向他表露过爱恋之意。

大学毕业后,陆涛因为家境困难没有考研,参加了全省地税系统公务员考试,录取后被分配到距离老家两百多公里的松山市桃林县地税局工作;杨晓婷考上了研究生,到上海财经学院继续深造;而陈珮,因为父亲是省委副 书记,一毕业就被很多省直机关争抢,最后进入省财政厅预算处工作,目前已经是主任科员。

在参加工作的这三年间,陆涛一直与杨晓婷保持异地恋爱关系,也经常去上海探望杨晓婷。而陈珮也时不时跟他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虽然没有明显表露出什么,但陆涛完全可以体会到她对自己那种深深的思恋之情。

其实,陈珮的外貌虽然算不上很漂亮,但非常耐看:身材高挑匀称,皮肤不算白 皙,但看上去健康润泽,五官算不上漂亮,但一双大眼睛格外澄澈、格外灵动,笑容也很温柔动人,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温婉大方、朴素亲切的感觉,如果不是了解她家庭背景的人,绝对想不到她是南江省委排名第三的省委副 书记陈登峰的独生爱女……

就在一个月前,陆涛忽然接到了陈珮的一个电话。在电话里,陈珮很含糊地提醒他:杨晓婷现在已经移情别恋,跟研究生班一个上海籍的男生确立了关系,并准备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

陆涛听到这个消息,宛如凭空响起一个焦雷,头皮都差点被炸麻了,赶紧拨打杨晓婷的手机,问她跟那个上海籍的男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晓婷倒也痛快,很干脆地承认她已经跟那个男生同居,双方的家长也已经见过面了,并商定在他们毕业后马上举办婚礼……说到最后,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从那天开始,陆涛就陷入了一种无法排遣的郁闷和痛苦之中,每天下班后就买一箱啤酒搬进租住的房间,一个人狂喝烂饮,一直要喝到呕吐了才颓然入睡……

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陈珮忽然背着一个旅行包找到了陆涛的办公室,说她在邻县的双熊山风景区旅游了两天,顺便过来看看他这位老同学。

陆涛请陈珮吃完晚饭后,准备送她去宾馆休息,但陈珮却说想去他宿舍坐一坐,陆涛只好带她到了自己租住的"绿岸豪庭"小区。

进入房间后,当看到客厅里那一堆堆空啤酒瓶时,陈珮忍不住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满脸尴尬的陆涛,放下旅行包,开始给他清理客厅里的啤酒瓶和垃圾,然后又进入卧室,将他的床铺整理好,把脏衣服全部卷起来放进洗衣机,吩咐陆涛把她清理出来的垃圾搬运到外面的垃圾存放点去,她则一边给他洗衣服,一边手脚麻利地用抹布擦拭桌椅和窗户。

陆涛知道陈珮虽然出身高 官家庭,但从小家教严格,加之她本性温柔贤惠,所以比一般农村出来的女同学都要能干——从这一点来说,她比娇生惯养、不爱做家务的杨晓婷不知强了多少倍!

给陆涛整理好房间、清洗完衣服后,陈珮便坐在客厅沙发上跟陆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但两个人都很默契地避而不谈杨晓婷劈腿的问题。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陈珮忽然说要洗澡,让陆涛到卧室里去躺半个小时,并把卧室门关上——到这时候陆涛才明白,陈珮根本就没打算去宾馆睡……

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两个人分别洗完澡后,和衣躺到了一张床上,但两个人的身子保持了一段距离。

陆涛很清楚:陈珮这次到双熊山旅游是假,来找自己才是真实目的。而且,从她今晚主动与自己同床共寝的行为看,她是做好了把身子交给自己的思想准备的。

只不过,陆涛此时还没有从杨晓婷劈腿的巨大精神打击中走出来,对陈珮也实在没有那种很动心的感觉,加之这几天连续通宵喝酒、通宵失眠,身心俱疲,所以尽管有一个妙龄女孩躺在身边,他还是头一挨枕头就沉沉入睡了,直到半夜那一声炸雷将自己震醒……

此刻,当听到陈珮那满含幽怨的质问后,陆涛心里不由一阵愧疚、一阵激荡,忍不住一把搂过陈珮的身子,轻轻地往她滚烫的嘴唇上吻去。

陈珮并没有反抗,只是轻轻地嘤咛一声,便顺从地张开了嘴巴,双手也痉挛般地紧紧箍住了陆涛的腰身,两个人开始忘情地亲吻起来……

陆涛是正当年的青年男子,此刻软玉温香抱满怀,理智的堤坝早已被冲垮,在跟陈珮热烈地亲吻了几分钟后,再也控制不住,开始迫不及待地用手去撕扯陈珮的衬衣。

但是,陆涛刚刚扯开陈珮衬衣的第一粒扣子,手却忽然被陈珮捉住了,在黑暗中,他听到了一声幽幽的问话:"陆涛,你愿意娶我吗?"

这一声问话像兜头泼下的一盆凉水,一下子浇灭了陆涛熊熊燃烧的激情之火:是啊,你能娶她吗?你爱她吗?你能够对你今天的行为负责吗?人家可是堂堂省委副 书记的女儿,你如果始乱终弃,想过这后果吗?再说了,陈珮对你这么好、这么痴情,你如果占有了她的身子又不娶她,你还是人吗?

这些念头像雷轰电掣般从陆涛脑海里飞速闪过,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于是,他把撕扯陈珮衣服的手缩了回来,满怀歉意地说:"珮珮,对不起!"

陈珮沉默了半晌,伸出手掌跟陆涛的手拉在一起,低声说:"陆涛,我知道你还放不下杨晓婷,也不可能给我什么承诺,这一点我很理解。我对你的情意,你心里是清楚的,但也绝不勉强你。这样吧,我们来个三年之约:从现在开始,我等你三年,在这期间你只要对我有了感觉,我随时可以跟你结婚。但这三年内你并不要受约束,只要找到了合适的女朋友,你可以谈恋爱结婚,不要顾忌我的感受。"

陆涛没想到陈珮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竟然主动提出了这么一个对她极不公平的"约定",感动之下,忍不住搂过她的身子,在她的额头上接连亲吻了几下……

早晨六点半,陈珮先起床,洗漱完毕后,到厨房看了看,见冰箱里有面条和鸡蛋,便做了两碗鸡蛋面,把陆涛叫醒,两个人吃完面后,她便背着那个旅行包黯然离开了桃林县城……

送走陈珮后,陆涛感到自己振作了很多,便抖擞精神走进桃林县地税局办公大楼,在一楼门厅的公示栏上,赫然看到了一则干部选拔任用的任前公示,公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陆涛,拟提拔的职务是稽查局副局长。

原来,半个月前,县地税局开展了一次中层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拟提拔两位中层正职、四位中层副职。经过业务考试、民主测评、党组考察三个环节,陆涛以业务考试第一、民主测评第二的优异成绩,在二十余位参加中层副职竞职的青年干部中脱颖而出,并顺利通过了党组考察这一关,只等七天的公示到期,就要晋升为稽查局的副局长了……

当看到这个任前公示后,陆涛阴霾沉郁的心情总算清朗轻松了很多,正准备上楼去办公室,几个玩得好的同事已经围拢了过来,纷纷向他表示恭喜祝贺,并闹闹嚷嚷地让他请客。

陆涛笑着向那些同事表示感谢,答应他们等任职的文件下发后,立即请他们去奥尼尔国际大酒店吃海鲜。

签完到进入办公室后,陆涛正准备用抹布抹办公桌上的烟灰,稽查局局长肖元桥忽然出现在门口,让他带上奥尼尔国际大酒店的税务稽查工作底稿和计算说明去他办公室。

令陆涛意外的是:奥尼尔国际大酒店的董事长柳洪也坐在肖元桥的办公室里,看样子已经在里面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当看到陆涛进去后,柳洪把手里端着的一杯热茶放下,站起身跟陆涛握了握手,皮笑肉不笑地说:"小陆,昨晚我请你和肖局长李局长他们一起吃饭,你怎么推脱不去?是不是看不起洪叔?说句托大的话:在桃林县城,还没有我洪叔请不动的客人。就是县委罗书记、苏县长等领导,只要我发了邀请,也多少会给我点面子,即使因工作忙不能赴约,也会亲自打电话给我解释一下。看来,你这小伙子比罗书记、苏县长架子还大啊,呵呵!"

原来,柳洪五十岁以前一直是桃林县城的"大哥",说白了就是一个黑 社 会头子,最鼎盛的时候据说手下有八大金刚、四五百小弟,道上的人都尊称他为"洪叔"。最近几年他开始由黑转白,利用当"大哥"时聚敛的不义之财,收购了一家煤矿、一家锑矿,又在县城最繁华的地段开了一家四星级的豪华酒店,取名为"奥尼尔国际大酒店",目前这个酒店由他的大女儿柳飞燕经营。

陆涛也听到过很多关于柳洪的传言,说他不仅有亿万家财,还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女儿就是奥尼尔国家大酒店的总经理柳飞燕,据说是县委书记罗秋林的"干女儿",实际上就是罗秋林的情 妇。

正因为有一个给县委书记当情 妇的女儿,所以柳洪这几年在白道上顺风顺水,生意越做越大,跟县里各个部门的领导交往也越来越多,气焰也越来越嚣张,等闲的局长乡长之类的科级干部,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只有对国土局、公 安局、税务局等权力部门的负责人,他才稍稍客气一点,但也只是对领导客气,像陆涛这样的小科员,平时他根本不会理睬。

前不久,有人向县地税局稽查局举报,说奥尼尔国际大酒店存在严重的偷税行为,举报者还提供了一部分该酒店的营业流水记录,证明其举报的真实性。

于是,肖元桥便安排陆涛和另一位干部夏坤组成一个检查组,由陆涛担任主检,对奥尼尔国际大酒店开展税务稽查。

陆涛是个稽查高手,去年还获得过全省地税系统"稽查能手"荣誉称号,尤其精通电子查账技能。在用稽查软件拷贝酒店会计电脑上的电子账务时,陆涛无意中发现坐在对面的财务总监神色有点慌乱,好像正在电脑上搜寻什么东西,立即飞奔过去,往他的电脑上一看,发现他正在试图删除一套电子账务,但因为心里太急,手有点抖,所以刚刚打开那套帐,却还没来得及删除。

陆涛当即喝令那个财务总监站起身来,自己坐到那个位置,用查账专用的优盘把这套电子账务拷贝了下来,同时让夏坤把会计电脑上的那套帐也拷贝下来。

后来经过比较两套账,发现财务总监电脑里的那套帐销售收入比会计电脑的那套帐要多出一千多万元,而且,财务总监的电子帐里还有股东分红的记录,并且每年都有几百万元利润,而会计那套帐里每年都是亏损。

由此,陆涛判断:奥尼尔国际大酒店利用"两套账"的手段偷税,财务总监电脑上那套帐才是真实的。

就在陆涛和夏坤拷贝走酒店账务的那天下午,柳洪亲自赶到稽查局,邀请肖元桥和分管检查工作的副局长李湘铭以及陆涛、夏坤晚上一起去奥尼尔国际大酒店吃饭。

肖元桥、李湘铭、夏坤都答应出席,唯独陆涛坚决不去吃饭,并委婉地劝说肖元桥和李湘铭等人:奥尼尔酒店很可能存在严重的偷税漏税问题,在没有初步结论之前,最好不要去酒店吃饭,以免到时候被动。

在他说这番话时,他看到肖元桥脸上露出了明显不悦的表情。但因为陆涛是这次检查行动的主检,最后的稽查结论必须要他出具,他如果不去吃饭,这顿饭吃起来也没多大意义,所以后来肖元桥等人也都向柳洪推辞,说等初步的结论出来以后再一起吃饭商议。

经过几天的查账,陆涛得出的初步结论是:奥尼尔酒店以"两套账"的手段,三年时间内少申报缴纳地方各税四百多万元,同时还存在向其他酒店购买住宿和餐饮发 票等发 票违法行为。同时,因为酒店是以做假账的形式少缴税款,应该定性为偷税,必须予以所偷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即使按照最低百分之五十的处罚标准,再加上滞纳金,此次奥尼尔酒店补税罚款将会达到七百万元以上……

当柳洪从肖元桥口里得知这个初步结论后,昨天下午立即赶到了稽查局,再次邀请肖元桥和陆涛等人去奥尼尔酒店吃晚饭。这一次,肖元桥没有征求陆涛的意见就答应下来,但陆涛还是不愿意去吃这顿饭,加之陈珮下午又到局里来找他了,所以他再次拒绝了柳洪的邀请。

对于柳洪来说,陆涛不去吃饭就是不给他面子,所以此刻一见面,他首先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责问了陆涛几句……

陆涛是个服软不服硬的犟脾气,见柳洪一副居高临下教训人的口吻,不由心头火起,硬邦邦地答道:"柳总,我知道你在桃林地位高、面子足,但既然是请客,那就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能说我不去赴宴就是摆架子,就是不给你面子。更何况,我现在正在主持查处你们酒店的偷税漏税问题,按照规章制度,我不能接受你的宴请,否则就是违规违纪,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

肖元桥知道陆涛是个脾气来了天王老子也不怕的人,生怕他跟柳洪当场吵架,忙向柳洪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着劝陆涛:"小陆,柳总刚刚不就是一句玩笑话吗?你这么认真干什么?他今天过来就是跟你来核对稽查数据的,你把初步的稽查结果跟他介绍一下,两个人再就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和数据商讨一下,我现在到龙局长办公室去汇报个事情。"

随后,肖元桥便走出门到四楼局长室去了,临走前还顺手把门带关了。

柳洪等肖元桥离开后,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陆涛说:"小陆,刚刚我确实是开玩笑的,你不要介意啊!请你把稽查结论给我看看,看完后我再跟你讨论。"

陆涛把那份计算说明丢给他,这份说明上详细列明了每一个税种应交多少、已交多少、应补多少,最后还有拟处罚的金额和滞纳金数目。

柳洪仔仔细细地看完后,先不说话,而是从随身带着的提包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估计里面至少有一万元钞票。然后,他用那份计算说明将这个大红包包裹起来,一起推送到陆涛面前,满脸堆笑地说:"小陆,我刚刚看了一下数据,一起要补缴七百多万元税款、罚款和滞纳金,我们酒店是无论如何也交不起的。对于具体的税收政策我一窍不通,所以也无法跟你商讨哪些地方该通融、哪些地方不该交,总而言之一句话,要请你和稽查局各位领导高抬贵手照顾照顾。"

陆涛将那份计算说明打开,把里面包裹的那个红包拿出来,推回到柳洪面前,冷冷地说:"柳总,很对不起,你送礼送错了对象。我可以告诉你:参加工作三年以来,我连纳税人一包烟都没有抽过,也从不接受纳税人宴请。你已经看了计算说明,既然说不出什么意见来,那就请你们的财务主管过来跟我核对数据。我还有事情要做,失陪!"

说完"失陪"两个字,他看了看柳洪那张已经气成了猪肝色的脸孔,心里冷笑一声,拿起桌上的资料便扬长而去……

晚上在县局食堂吃完饭后,陆涛没有再去买啤酒借酒浇愁,而是到办公室看了一阵新闻、玩了一会儿游戏,十点半钟便散步回到距离地税局不远的"绿岸豪庭"小区。

在小区门口,陆涛看到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每个人手里提着一瓶啤酒,好像在悠闲地品酒闲聊。

陆涛没有在意,径直往那几个年轻人走过去,正准备进小区大门,一个年轻人忽然走过来,把手里的啤酒瓶扬了扬,嘴里喷着酒气,阴阳怪气地说:"小靓仔,喝口酒不?你长得这么帅,皮肤也白白嫩嫩的,是一块小鲜肉啊,我们老大最喜欢了。要不,你就跟着我大哥做‘小受’算了,保证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陆涛一听这醉鬼满含侮辱的话语,气得浓眉倒竖,抬手就将他的酒瓶子拨开,瞪眼叱道:"滚开!你再满嘴喷粪胡言乱语,老子一巴掌打肿你的嘴巴!"

他后面那句话刚刚落音,忽然感觉到脑后一股劲风袭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脑勺便挨了一酒瓶子,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后脑上流出来,瞬间就把脖子打湿了——原来,就在他呵斥那个醉鬼的时候,有人潜行到了他后面,狠狠地砸了他一酒瓶子!

陆涛自幼练武,曾经获得过全省散打比赛第二名,从小到大从来没吃过今天这样的暗亏,不由勃然大怒,忽然一个车转身,对准那个偷袭自己的歹徒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下巴上。顿时,那歹徒嘴里鲜血狂喷,门牙都被踢掉了,捂着嘴巴连退几步,大声哀嚎起来。

另外几个年轻人见同伴吃亏,立即围拢过来,把陆涛包围在核心,挥舞手里的啤酒瓶朝陆涛头顶和身上砸去……

陆涛虽然功夫比较厉害,但因为此刻赤手空拳,后脑勺刚刚又被狠狠地敲了一瓶子,流了不少血,所以在施展开拳脚接连打翻了两个混混后,已经有点头晕目眩、手脚乏力,动作也迟缓下来,又挨了几瓶子。幸好这些酒瓶都砸在肩膀和背部,虽然吃痛,却并不要紧。

就在陆涛感觉到自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厉声呵斥声:"住手!我是警察!"

正在围攻陆涛的混混们吃了一惊,忙转头往东边一看,只见在明亮的路灯光下,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站在距离打斗现场两三米左右的地方,双手叉腰,圆瞪杏眼看着他们。

一个混混头目赶紧低声对同伙说:"快跑,这女的是县公 安局副政委何莹,号称‘何仙姑’,是公 安局出了名的一个泼辣货、母夜叉,落在她手里就惨了!"

那些混混们听说这个身段袅娜、眉目如画的漂亮女警就是大名鼎鼎的"何仙姑",个个吓得心惊胆寒,在那个混混头子的带头下,唿哨一声往西边落荒而逃,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何莹快步走到陆涛身边,定睛一瞧,有点惊讶地问:"小陆,怎么是你?你和那些二流子是怎么打起来的?"

原来,何莹跟陆涛租住的房间是一个单元,而且都在九楼,整个楼层就只有他们两户。因为都是穿制服的国家干部,所以两个人偶尔互相打个招呼,有时候何莹家里的灯泡坏了,或者要搬运什么重东西上楼,何莹都会请陆涛帮忙。

只不过,在陆涛心目中,何莹实在是太美了、太有气质了,美得令他经常产生"莫敢仰视"的自卑感,所以每次跟她说话或者帮她做事时,总是莫名其妙地脸红心跳。

在其他女人面前,陆涛历来是神采飞扬妙语连珠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只要一遇到何莹,他就有点笨嘴拙舌,连一句玩笑话都不敢说,肚子里满腹的才华和幽默细胞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连他自己都感到非常诧异……

何莹见陆涛怔怔地不做声,又见他后脑勺在流血,以为他被打出了脑震荡,忙走到他身后,用柔滑的手掌托住他的脑袋,仔仔细细地察看了一下他的伤口,用惊怒的语气说:"这些王八蛋,怎么下手这么狠?我先打110报警,然后送你去医院吧!"

陆涛摇摇头说:"何政委,那些混混已经逃走了,打110也没有用,捉不到的,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吧!"

何莹也知道那些混混们有备而来,陆涛又不认识他们,即使安排警力去搜捕也肯定是做无用功,于是点点头说:"行,我先送你去医院将伤口缝好,再到城关镇派出所去报个案录个口供,以后万一你遇到了那些暗算你的歹徒,就可以报警抓他们了。"

陆涛听话地点点头,让何莹送他到人民医院将后脑勺的伤口缝合,又在她的陪同下到城关派出所报案并录了口供,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在进入房间前,陆涛再次向何莹道谢。何莹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不也经常帮我做事吗?快进屋去好好休息一下,别像个老婆子一样啰啰嗦嗦的。"

第二天早晨八点,陆涛头上缠着纱布,先来到肖元桥办公室,向他报告了昨晚自己遭暗算的事情,并一口咬定那些偷袭他的人是柳洪唆使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奥尼尔酒店的问题上没有给他面子,也没有接受他的贿赂,令他恼羞成怒,于是便策划指挥了昨晚的偷袭行动……

肖元桥耐着性子听他说完,把脸一板说:"小陆,你有证据证明昨晚那些袭击你的人是柳总唆使的吗?如果这只是你想当然的猜测,我劝你不要到处乱说,万一传到了柳总耳朵里,他会追究你的毁谤责任的。"

陆涛见他作为一个领导,对自己无故遭受殴打的事情不闻不问,反而指责自己诽谤柳洪,不由气往上撞,急怒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了,圆瞪双眼说:"肖局长,你以为我像个三岁宝宝一样好欺哄是不是?你敢指着自己的良心说没有收受柳洪的好处吗?作为稽查局长,你不仅不替遭到打击报复的下属主持公道,反倒将屁股歪到违法嫌疑人那边,你不觉得问心有愧吗?"

肖元桥被他说中心病,不由恼羞成怒,忽然抬手在办公桌上猛拍一掌,涨红着脸厉声叱道:"陆涛,你今天是疯了还是吃错了什么药?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得了柳洪的好处?今天你如果不拿出我收受好处的证据出来,我会报告局党组对你进行严厉处分!"

此时,李湘铭等三位副局长听到这边吵闹,都赶过来劝解,恰好听到肖元桥的话,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瞪视着陆涛,满脸都是愠怒鄙夷的神色。

李湘铭怒气冲冲地问:"陆涛,昨天我也跟着肖局长去赴宴了,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收受了柳洪的好处?在你的眼里,我们都是贪官污吏,只有你是廉洁自律的好干部,对不对?你这样血口喷人,难道就不怕同事们寒心?不怕大家对你敬而远之?"

陆涛知道自己当众指责肖元桥收受好处,确实是犯了大忌,甚至可能会激起众怒,心里微微有点后悔,但嘴巴上却并不肯认输,把脖子一梗说:"我所说的收受好处,并不单单是指接受柳洪的红包礼金。你们接受他的宴请,就是一种违规行为,也是一种接受好处的行为,我并没有污蔑谁、诽谤谁!"

说到这里,他也不管肖元桥和那几位副局长恼恨的目光,转过身子扬长而去。

进入办公室后,陆涛摸摸自己脑袋上包裹的纱布,越想越恼火,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肖元桥他们怎么答应柳洪,自己一定要坚持那个偷税的初始结论,绝不让步!

下定这个决心后,陆涛俯下头想去开抽屉,却突然发现中间那个上锁的抽屉被撬开了,而且拉开了一半,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赶紧将整个抽屉拉出来,往里面一看,顿时傻了眼:放在抽屉里的奥尼尔酒店稽查底稿以及那个拷贝了酒店真实账目的u盘,已经被人偷走了!

很快,跟他同一间办公室的夏坤、李少华、胡金明陆陆续续走进来,每个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抽屉后,都同时发出惊呼声:他们的抽屉也都被撬开了。

陆涛刚刚进办公室时,门是打开着的,以为有同事先进来了,所以没有在意,现在见夏坤等人的抽屉也被撬了,忙起身到门口一看,只见门锁也被撬开了,显然昨晚办公室进了贼。

此时,陆涛已经心知肚明:昨晚进来的贼,目标并不是财物,而是奥尼尔大酒店的稽查底稿和那个u盘。失去了这两样东西,自己就再也无法获取奥尼尔酒店利用假账偷税的证据,这个案子最后只能按照酒店那套假账结案!

由此推断:昨晚光顾这个办公室的梁上君子,肯定也是柳洪指使的,目的就是想毁灭证据,让自己无法做出稽查结论!

想至此,陆涛不由怒发冲冠,飞快地冲出办公楼,拦了一台的士径直往奥尼尔酒店赶去。

乘电梯到达酒店九楼后,陆涛怒气冲冲地来到一间挂着"董事长办公室"的房间门口,却发现房门紧闭,便抬手敲门,但里面没有任何响动。

于是,陆涛折转身想去另外一边的财务室,突然看到一个胸口挂着工作牌的年轻男子迎面走过来,仔细一瞧,这个人正是昨晚袭击自己的那伙歹徒的头目。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看到这个年轻男子若无其事地走过来后,陆涛立即奔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瞪圆眼喝道:"王八蛋,昨晚到底是谁指使你们偷袭我的?是不是柳洪?你今天不说清楚,老子一拳打出你的脑浆来!"

年轻男子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气势汹汹地反问道:"你是什么人?敢到奥尼尔酒店来撒野,你不想活了吗?"

陆涛见他装疯卖傻,再也忍耐不住,抬手就在他脸上狠狠地抽了两巴掌。那家伙想要反抗,却被陆涛用强劲有力的手臂箍住了脖子,差点窒息过去,手脚徒劳地挣扎着,没有半丝反抗的余地。

就在这时候,柳洪带着一大帮保安突然出现在走道里,见陆涛制服了那个小头目,便把手一挥,七八个保安一拥而上,将陆涛包围在核心。

陆涛此时已经完全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有点不计后果了,见那群保安围过来,好几个保安手里还举着橡皮棍,好像要群殴自己,便怒吼一声,一脚将被自己制服的那个小头目踢开,冲进那群保安里面,施展开自小习练的武功,左一拳、右一脚、东一掌、西一肘,顷刻间就打翻了三四个保安,有两个人的门牙都被踢掉了。

那些保安见他凶悍无比,拳脚犹如铁锤和榔头,挨一下就痛彻心肺,不由个个心惊胆寒,不住地往后面退却。

就在这时,电梯口突然出现了几个警察,为首的那个警察手里还举着一把手枪,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厉声喝道:"住手!都站在原地不许动!"

陆涛惊愕地盯着那几个好像从天而降的警察,收回了拳脚站在原地。那几个被他打倒的保安故意大声哀嚎喊痛,有两个还抱住头在地上翻滚,好像断手断脚了似的。

柳洪用手一指陆涛,铁青着脸对那个为首的警察说:"金所长,这小子无缘无故冲到这里来,殴打我的员工,伤了好几个人,你们看着办吧!"

被称为"金所长"的警察点点头,对几个手下一挥手说:"去把那个涉嫌寻衅滋事的小子铐起来,带到所里去接受调查!"

两个警察立即过来,给陆涛戴上手铐,押着他往电梯口走去。

此时,陆涛已经反应过来:自己上了柳洪这老小子的当!他早就料定自己一大早就会过来找他理论,便提前打电话给那个金所长,让他安排警察在酒店等着。然后,他故意让昨晚带头袭击自己的那个年轻人出现在走道上,并用言语激怒自己,引发斗殴事件,然后再让金所长等人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将自己拘捕。这样的话,自己至少都会被行政拘留十天以上。如果柳洪再在公 安局动用点关系,说不定还会刑拘自己,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陆涛反倒冷静下来,知道金所长跟柳洪是一伙的,便也不跟他辩解,沉默着让那两个警察给自己戴上手铐,坐上警车来到了派出所。

在接受警察讯问的时候,陆涛几次向向他们解释,说他昨晚在家门口遭人暗算,在派出所报了案的。今天跟他发生冲突的那个奥尼尔酒店员工,就是昨晚暗算自己的歹徒里面的一个,他本来是想抓住他带到派出所来的,并不是寻衅滋事。

但是,那两个讯问他的警察却要他拿出证据,证明那个人昨晚袭击了他。如果拿不出证据,他就是在找借口,是在狡辩。

陆涛当然拿不出证据来,而且他也知道这些警察都是柳洪的狐朋狗友,自己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于是最后干脆沉默不言……

十一点左右,讯问结束,城关派出所建议县公 安局对陆涛予以行政拘留十五日、罚款一千元的行政处罚,由副所长金炳坤亲自填好处罚表格,带上陆涛到县局法制办审批。

到达县公 安局大院后,陆涛戴着手铐从警车上走下来,跟在金副所长后面往办公楼走,忽然看到何莹正从办公楼里面出来。

当看到戴着手铐的陆涛时,何莹一下子止住脚步,满脸讶异地盯着他手上那副手铐,问道:"小陆,怎么回事?"

金副所长没想到何莹竟然认识陆涛,愣了一下,抢先答道:"何政委,他刚刚无缘无故冲到奥尼尔国际大酒店,殴打酒店员工,涉嫌寻衅滋事,拟对他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元的处罚,现在带他到法制办去办审批手续。"

何莹没有理睬他,眼睛看着陆涛,问道:"小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陆涛便把自己跟柳洪因为税务稽查结怨、今天在酒店打架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她,并强调说:刚刚他在奥尼尔酒店遇到的那个青年员工,绝对就是昨晚偷袭自己的那些歹徒之一,而他们的幕后主使就是柳洪。

标签